• 新书《邪不可挡》火热出炉

    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        我叫赵炎,老家在上党乡红河村。

        我爸就我一个儿子,从小就让我跟他学艺,说是将来要继承老赵家的祖业。

        我们老赵家的祖业是当接阴公,也就是替死人接生。

        别看干这一行晦气,收入还挺高,就是不讨姑娘家?#19981;叮?#25105;都二十二岁了,连个女朋友都没正儿八经的谈过。

        今天一大早,爸妈去看望外婆,留我一个人看家。

        晚上十点的时候,张叔哭丧着脸过来敲门。

        他可是村里的能人,号称超生大队长,生了四个女娃不说,现在老婆又要生了,据说这胎找人看过,是个男娃。

        我看张叔满手血迹,气喘吁吁,就问他出什么事了。

        张叔说张婶死了,尸体停放在红河边的破庙里,让我赶紧过去?#20154;?#20799;子。

        张婶死了?

        昨天她还来找我妈诉苦,说感觉自?#21512;?#26159;张家的生产机器,怎么今天突然就死了。

        母体一旦死亡,胎儿只能存活?#27426;?#26102;间,这事绝对不能耽搁,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。

        我匆忙拿起药箱,跟着张叔直奔破庙。

        破庙年久失修,漏风漏雨,环境非常恶劣,多耽搁一分钟,胎儿就多一份危险。

        我前脚刚走进庙门,就听到里面哭声震天。

        张爷爷跪在儿媳妇的尸体旁,一把鼻涕,一把眼泪,喊哭着要他的孙子。

        张婶早已断气,下身血流不止。

        我拿出听诊器,隔着尸体的腹壁听诊,胎儿?#34892;?#36339;,每分钟78下,明显偏?#20572;?#20294;还活着。

        “小炎,我孙子,快救我孙子!”

        我让张爷爷别急,我?#28909;?#26469;了,就绝不会让他孙子死,但是必须按规矩办事。

        接阴公是替死人接生,规矩自然繁多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一条,不替怨死的孕妇接生。

        怨死的孕妇阴?#20998;?#27668;极重,会殃及胎儿,如果强行生下来,多半是残疾儿,对家属来说是极重的负担。

        “张叔,冒昧问一下,张婶是怎么回事,你们怎么跑到破庙里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和你张婶喝喜酒,回来路过破庙的时候,一辆摩托车突然冲出来,我打了一下方向盘,三轮车就侧翻了,你嫂子磕着脑袋,当场就不行了。”

        意外死亡是横死,不在禁忌的?#27573;?#37324;。

        我翻出三根大红蜡烛,依东西北三个方位点?#36857;?#21448;拿出一根白色蜡烛点在南方。

        这是四方蜡,?#32654;?#31048;福,请求送子观音庇佑。

        我又递给张叔?#24187;?#30333;旗,让他在庙外来回?#28216;琛?br />
        这白旗可不简单,引魂用的。

        孕妇生子之时也是魂魄投胎之时,如果是自然分娩,由于母体活着,会主动吸引生魂投胎。

        一旦母体死亡,少了主心骨,投胎的生魂就会找不到路。

        胎儿没有魂魄,生出来也是白痴。

        张婶今年四十出头,颇有几分姿色,虽然生了好几胎,但保养的还不错,风韵犹存。

        由于接生难免和张婶隐私部位有接触,我和张叔打了一声招呼,点了一?#21335;悖?#36825;才把张婶的眼睛?#20185;稀?br />
        我说今天多有得罪,一切都是为了孩子,希望张婶不要介意,如果她在天有灵,希望她能保佑孩子平安出世!

        按照接阴公的规矩,接生只有一?#21335;?#26102;间,不管有没有生出来,香灭人走,否则必有祸端。

        我把张婶的裤头扒下来,湿漉漉的,全是血,婴儿的半条腿已经露在外面,情况不是太好。

        通常婴儿都是脑袋先出来,然后才是身体,现在这种情况很少见,属于倒胎,极其危险。

        我自然不?#19994;?#24930;,把手伸进里面,很快就摸?#25509;?#20799;的双手,还在动,生命力挺旺盛。

        轻扶快抽,是接生的要诀。

        意思是出手要轻,速度要快,婴儿很脆弱,一旦受到外力撕扯,很容易留下后遗症。

        一点,一点,我的手心沾满粘液,一股子腥味飘散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拖出半截身子,突然间狂风四起,四方蜡竟?#24187;?#20102;三根,唯独南方?#23383;?#36824;亮着。

        我爸说过,四方蜡全灭,必须立即走人,否则极有可能会召来阴邪之物,引火?#20185;懟?br />
        好在最重要的?#23383;?#36824;亮着,但时间紧迫,必须速战速决。

    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扫了一眼张婶。

        这不看不打紧,一看就吓没了半条命。

        张婶竟然开眼了!

        阴尸睁眼,属于大忌。

        这是死者不愿意把孩子生出来,不管婴儿死活,必须立即收手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违背阴尸的意?#31119;?#23601;会被怨气缠身,轻则流年不利,诸事不?#24120;?#37325;则有血光之灾,性命之忧,甚至祸及家人。

        我试着让张婶合眼,连续合了三次都没?#20185;希?#30495;他娘的邪门,看来这孩子不能要了!

        “张叔,出事了,阴尸开眼,孩子不能要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行,我老张家盼了五年,好不容?#30528;?#26469;这个孙子,小炎,张爷爷求你了,?#27426;?#35201;把我孙子救活!”

        张爷爷一把年?#20572;?#20108;话不说就给我磕头,还说救不活他孙子,他今天就磕死在这里。

        张叔也跟着下跪,说只要能救活他儿子,不管出多少钱他都愿意。

        我挺为难的,老爸再三嘱咐,绝对不能犯禁,但张爷爷额头都磕出血了,我受不起。

        “小炎,你看我孙子还在动,他还活着,求求你,救?#20154;?#20320;怎么忍?#30446;?#30528;他死!”

        这孩子的生命力真的很顽强,半截身子不停的动,似乎想要自己从母体里爬出来一样。

        怎?#31383;歟?br />
        留给我思考的时间不多。

        片?#35752;?#21518;,我下定决心。

        ?#28909;耍?br />
        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幼小的生命死在我面前,我要?#20154;?#22914;果真的出什么事,我愿意承担。

        我从药箱翻出白?#20960;?#22312;张婶的脸上,?#28909;?#24352;婶不愿意闭眼,那只能用这?#30452;?#21150;法。

        白布叫遮尸?#36857;?#21487;以阻挡尸体的阴?#20998;?#27668;。

        张婶阴尸开眼,只要挡她片刻,我就能把孩子拉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张叔,继续摇旗,千万不要停!”

        我跟老爸接生这么多?#21361;?#36824;是头一回碰到这种情况,我也不敢打电话问他,按他的脾气肯定会让我不要管。

        我爸就是这种人,只讲规矩,不讲情理,谁说都没用。

        遮尸布一盖上去,我第一时间把手伸进里面,一手护住婴儿的身子,一手护住婴儿的脑袋,继续往外拖。

        大腿,腰,胸,很快就只剩下脑袋还没出来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节骨眼上,我左手突然被咬了一下,瞬间发麻,一点劲都使不?#20384;礎?br />
        更诡异的是,婴儿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,不管我右手怎么使劲都拉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我的额头满是冷汗,心脏砰砰砰狂跳不止。

        雪上加霜的是,一阵寒风吹过,最后一根?#23383;?#20063;熄灭了。

        操蛋,这么邪乎!

        骑虎难下,停手是不可能的,只能继续使劲拉。

        婴儿只剩下脑袋,如果在不出来,会憋死的。

        “张爷爷,快,药箱里有一只黑色小瓶子,把里面的黑?#36153;?#20840;部洒在遮尸布上。”

        黑?#36153;?#33021;驱邪,是接阴公保命的利器,但老爸说过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千万不要随便乱用,有伤阴德。

        张爷爷动作麻溜,一整瓶黑?#36153;?#20840;撒了出去,遮尸布瞬间?#36824;费?#28024;湿,一道黑气蹿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这道黑气就是阴尸的怨气,看来张婶怨气不小。

        我实在想不通,她为什么不同意我把孩子接生出来,那可是她的骨肉,亲生的!

        黑?#36153;?#19968;洒,阻力消失的无影无踪,左手也不麻了,?#39029;?#21183;发力,把婴儿从里面拖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好一个大胖小子,估计有六斤,浑身污渍,动的厉害。

        我把婴儿脐带剪断,用酒精消毒,交给张爷爷。

        张叔凑过来看孩子,笑的合不拢嘴,说张家后继有人了。

        父子两人都围着孩子转,可怜张婶尸骨未寒,无人关心。

        我默默的收好道具,把遮尸?#26082;?#19979;,张婶依然睁着眼睛,死不瞑目,看上去极其诡异。

        “小炎,你快看看,怎么回事,我孙?#28216;?#20160;么不会哭!”张爷爷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按常理来说,新生儿都会哭,而且声音越响越好,我们接阴公是替死人接生,尤其注重这个问题,婴儿不哭,问题很大,很有可能是生魂没有到位。

        我凑到张叔身旁,婴儿果然不哭也不闹,昏昏欲睡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我轻轻拍打了两下,没有?#20174;Α?br />
        难道是用了黑?#36153;?#30340;关?#25285;?#23548;致引路旗引魂失败。

        我在地上点燃四根香,三长?#27426;蹋?#38754;朝庙门,重新?#28216;?#24341;路旗,念起引路用的引魂词。

        “今有张氏孙,生于丁酉年甲辰月庚辰日子时,汝等生魂勿?#25314;?#25509;阴公指路,速速归位!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破庙里刮起一阵狂风,狂风卷着风?#24120;?#21561;得我睁不开眼睛。

        隐隐约约之间,

        我?#36335;?#30475;到?#24187;?#40644;衣女子出现在庙门口。
    博彩网去澳门
  • 江苏福彩快三现场直播 组六复式必中 买足球彩票能赚钱吗 彩票投注站有任务吗 极速时时彩开奖时间表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44期开奖结果 p3开机号近10期排列 去买上海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天津11选5走势图前三基本走势图 海南4十1彩票规律表 2019年四肖中特料 7星彩13开奖结果查询 金蟾捕鱼游戏币无限版 重庆幸运农场会作假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