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91章 老头子你可以走了

    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        ?#27426;?#23425;安是谁,跟他相处了这么久,只看他的神色,便知道张成林心中真实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不过他也理解,毕竟,这次师傅之所以这么早就要去永安城,是为了逮?#35828;摹?br />
        而那个人……

        一想到师傅这些年弄巧成拙,以至于追了几十年,还让人家?#30475;?#35265;面都恨不得一把毒药毒死他的惨烈境况,宁安就忍不住深深地叹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以师傅这个?#24039;蹋?#21999;,单身果然是活该吧。

        宁安对张成林了解,很明显这个做师傅的对徒弟的了解也不遑多让。

        所以看到宁安望着自己的目光带着同情之后,他顿时便没好气的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把,笑骂道:“混账东西,又在心里编排你师傅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闻言,宁安撇了撇嘴,淡淡道:“师傅啊,你要知道,?#34892;?#20107;情,并不是因为我的干预才让你没机会。而是因为,你这个人才是让人拒绝的原因本身啊。”

        这话既刻薄又毒舌,气得张成林顿时便咬?#32769;?#35201;清理门户。

        ?#27426;?#26368;终,他还是没有清理成功。

        因为顾明渊来了。

        而他只有一句话:“宁安可以留下,老头子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听得这话,饶是张成林本来就有这个想法,可还是忍不住磨牙道:“兔崽子,老子白对你这么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但顾明渊何许人也,脸上依旧挂着春风拂面的笑容,甚至连眼角波动都没有,十分淡定的回了一句:?#23433;?#24039;,我老子这会儿正在御书房呢,要不,我送您过去跟他探讨一下,谁才是兔这个问题?”

        只一句话,便将张成林气得脸色成功便?#23376;?#27867;黑,咬牙呸了一声:“你少给老子提那个混蛋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一想到当年那些个破事儿,张成林就恨不得一把毒药毒死当朝?#23454;邸?#24403;然,他当年也这么做了,如果不是那一封遗书的?#21834;?br />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成林挑起的火气又多了几分黯淡,连带着跟这一大一小斗嘴的心思都没有了,只是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道:?#30333;?#20043;人给你留这儿了,等老子回来的时候,你得让他全须全尾的。”

        顾明渊微微一笑: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还伸手摸了摸宁安的头。

        ?#27426;?#24456;快,顾明渊就有点笑不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宁安等到张成林走了之后,轻咳了一声,这才斟酌着道:“师兄,师傅不在的这段日子,我就得麻烦您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      他是真的不好意思,虽说自己从小被张成林给收养,可是跟顾明渊接触的时日还没有跟?#31456;?#23110;婆接触的时间长呢,所以见到他的时候难免?#34892;?#25304;谨。

        见状,顾明渊淡淡的点头笑道:“?#36824;?#31995;,别拘谨,把这儿当家便是。待会本王让人给你打扫一间院子出来,想住多久都成。”

        ?#27426;?#36825;显然不是宁安愧疚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因此接下来,他道谢之后,又更加谨慎的加了一句:“唔,还有一件事——”

        他顶着顾明渊疑惑的眼神,将话说了个完完整整:“师傅临走之前说从您这儿借了点东西,希望您不要介意。”

        天知道,刚刚张成林那?#21019;?#22823;咧咧的去了顾明渊的院子,还在里面捣鼓了半天,他有多想钻进地缝里去。

        这哪里是借?#31354;?#20998;明就是抢啊!还是顶着人家侍卫的注视明晃晃的去抢!

        虽然并没有人阻拦,可他还是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。

        而顾明渊的表情也是一僵,好一会儿才无语的捏着自己的眉心,叹了口气道:“这老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他已经知道张成林拿走的是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踏入腊月之后,虽说秦怀玉暂时不用去草庐跟着老头子学药理,可她却觉得更加忙碌了。

        不止是府上的事情,还有自己揽下来的节礼之事。别的不说,?#31383;?#29579;府的节礼,便因着她的私心,而揽过来负责了。

        为了不那么明显,她跟母亲商议之后,将几家王侯府上的人情往来都纳入了自己管的范畴里面。

        ?#20197;?#21018;开始商议节礼的时候,她还跟庄月兰提了建议:“今年节礼之事,不如就让二婶一块过?#31383;?#34924;着吧?”

        见庄月兰诧异的看着自己,秦怀玉又道:“虽说原先都是王姨娘帮忙的,可她到底是一个妾。您的身体又日渐好了,咱们府上总让一个妾来主事,像什么话?”

        早些年还是秦老夫人管事,可现在秦老夫人身体大不如前,很多事情都让王婉清插手,倒是将她养的心大,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这样,秦怀玉一点都不介意让她认清楚。

        虽说庄月兰不知道秦怀玉对于王婉清的敌意来?#38405;?#37324;,但既然女儿说了,她?#20808;幻?#26377;打击女儿积极性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再者,女儿说的话也有道理。家中的事务让姨娘管理的的确有点多了,原?#20154;?#31934;神不济管不过来,现在她身子好了,女儿也大了,再这样岂不是让外人看笑话?

        只是王婉清到底对家中也有苦劳,又生了秦红鸢,贸然全部收回来也是打脸,且温和一些?#31383;傘?br />
        别的不说,先分了她手中的权力,添一个刘月娘一同打理,不算?#22238;?#20063;?#24187;?#26174;,还是可以的。

        因此庄月兰便点头应下,吩咐瑶琴去请二夫人过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便见刘月娘带着丫鬟来了,进门之后先给庄月兰问了好,寒暄了几句,这才笑问道:“大嫂叫我来有什么事情?”

        她才说完,就见瑶柱进来回禀道:“夫人,王姨娘来了,可要请进来?”

        闻言,庄月兰微微诧异,秦怀玉却是心中冷笑。这王婉清得信儿还真快啊,若说母亲这里没有残余的钉子,打死她都不信!

        庄月兰自然也想到了这层,心中微微不舒服,面上倒是没有露出来,只温声道:“请进?#31383;傘!?br />
        自从庄月兰病了之后,王婉清倒也经常过来请安,只是因着她身体不师傅,因此?#30475;?#37117;?#27426;?#24453;。

        今日一来,却让王婉清忍不住的心中打鼓。

        她极力压下自己诧异惊慌和震惊的表情,端庄行礼道:“给夫人请安。”
    博彩网去澳门
  •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彩经网 浙江飞鱼历史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合买群 体彩p3近10期试机号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竟彩吧 湖北快3遗漏一定牛 排球比赛规则大全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 体彩浙江6十1怎么兑奖 腾讯分分彩专业 北京pk10开 通比牛牛牛 法甲联赛赛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