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六十九章

    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        剑器司署之中,却远没有剑器司署之外一般众人仰望,冯璟只是静默地看着已然成型的剑器,这只是开始,淬火成行,未开锋刃的,?#31449;?#21482;是剑器。

        剑者,兵也。

        锦衣道士李余欢带来的,本就是一块即将淬火成型的剑胚,但却不知为何,剑胚之中却没有剑胎,冯璟所铸造的,不是剑器,而是剑胎。

        极有规律跳跃的,是剑炉中的火焰,剑器同冯璟一般,静默在泛着青色的火焰之中,任由百般灼烧。

        如今的剑器司署当中,静谧安然,五百重甲军虽然开拔,但是方圆几里之内,依旧无人敢来,说?#27426;?#37027;些如狼似虎的士卒回来,保不齐就得一命呜呼。

        冯璟很享受这种暴风雨将要到来时的宁静,跳跃的火舌跃出了剑炉,落在冯璟的掌中,狂躁不安的火焰骤然安静,如同一?#24187;ǎ?#33853;在主人手中,安静享受这片刻的温柔。

        剑器之中,剑胎如同脉搏般跳动,不禁让人想起心脏的跳动,生机勃勃。

        时间差?#27426;?#20102;,冯璟挥手将掌中安静异常的火焰打入剑炉之中,高涨的火舌陡然落下,但若是靠近,就会发现,原本只是泛着青色的火焰,如今,已然纯青。

        冯璟不再犹豫,屈指一弹,指尖一连串血色飞入剑炉,落在了剑器之上,纯青的炉火,?#27426;现?#28903;着,但落在剑器钝刃的血珠,却没有被纯青炉火蒸发。

        又是屈指一弹,接连?#27426;?#22320;血色自冯璟指尖飞起落入剑炉之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春秋乱世之时即有以铸剑人血脉入剑炉,开灵淬锋的事,冯璟这般做,却不是为了效仿前人,只是这剑器竟然不愿开锋!

        历来只有铸剑人为剑器开锋,却没有剑器不愿开锋的。

        冯璟本就是铸造剑器的宗师人物,如?#21496;?#20917;却也是第一次见,锦衣道士李余欢将剑胚带来?#20445;?#27668;息便不如其他剑胚气息纯澈,而是驳杂异常。

        数道血色接连飞入,却依旧未能让剑炉之中的剑器开锋,冯璟眸中异色大涨,却停下了指尖血色的飞入。

        一人一剑,就如?#21496;?#40664;。

        气氛如今煞是尴尬。

        冯璟似乎是想到了些许的蛛丝马迹,?#34892;?#27785;寂在心湖深处的记忆,就一如湖中石,沉默,但若是想起,就会溅起波澜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原来如此,老牛鼻子存得竟是这个心?#36857;?#24403;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,这诡计,只怕那些个所谓的圣人,也比不过你个白毛老狐狸,哈哈哈!”

        沉寂的剑器司署,回荡起冯璟舒爽的笑声,一旦想到了事物之间的关窍,那这些令人足?#36234;?#23613;脑汁的,霎时豁然开朗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这?#20445;?#21387;落的火舌骤然腾起,原本静默在剑炉之中的剑器,竟然有了类似于胎儿一般的勃动。

        冯璟没有上?#23433;焯剑?#26082;然想通了其中的关窍,自然不需要再去耗费心神,不过顺其自?#27426;?#24050;。

        一道血色在纯青炉火之中蔓延,圆钝的锋刃缓缓在血色之中绽开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方两俯视着龙场镇,心中再没了波?#21073;?#36825;个赌局,老秀才与他布置了上百年,如今就要一一实现,竟生出一种不真实之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世间之人,皆愿俯视人间,但却不愿抬头去仰望人间,抬头与低头,本就是两种大道,一者惟愿长生,万物皆为蝼蚁,一者愿长在人间,万事万物皆入我心。

        方两所做的,正是后者,老秀才一直说,山巅修士皆为长生,就连稷下学宫也不能免俗,但是长生之后呢?

        红花绿叶白莲藕,皆是同出一源,只不过是观想的方向不同,老秀才没有说过长生的对错,因为他们也是在求长生的一途之上,既然也在,就没有资格去谈论旁?#35828;?#23545;错。

        世间山巅,没有对错,只有输赢。

        事功学问就如此,莫论前尘有悔,但求今生无愧,对错,永远只存在于?#35828;男?#20013;,却永远不会影响权柄的更迭。

        也包括这龙场镇的赌局,不就是为了赌一把这如今森罗天下的天道权柄不是?

        方两不?#21152;?#38544;瞒,老秀才也是一般,既然做出,又何须费尽心思去隐瞒这本就已然摆在台面上的事物。

        抬?#36153;?#26395;,方两似乎看见了隐匿在云空之中的星?#25509;?#26126;月,但是将来的,?#31449;?#36824;是会来。

    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        但是就如此而来,却是?#34892;?#35753;人大跌眼镜,铺垫如此之多,却只是如此而来,着实?#34892;?#20179;促,但棋局赌局皆是如此,就一如天道,算命人经常在口中念叨的,不过一句“卦不敢算尽,畏天道无常。”

        方?#25509;?#32769;秀才可没有狂妄到能够摆脱天道,龙场镇的前身即是在天道之下,如今亦是,只不过是所守规矩的多少而已。

        煌煌天威潮水般汹涌而入,龙场镇中,山脉水运,天地灵气,骤然凝涩,生生不息,如今成了禁锢,同一块巨石压在胸口无法呼吸。

        遮掩在龙场镇众人眼前的迷雾,陡然散去,拨开云雾见日明,却没有意?#29616;?#20013;的?#32769;玻?#21453;而是接踵而至的沉闷与后悔。

        圣人,本就是只存在于山巅与人间传说之中的人物,庙堂供奉,功德华服,享受香火,如今圣?#35828;?#29004;煌天威?#23383;粒?#26412;想要把水搅浑,浑水摸鱼的,却是打消了最后的算计与心思。

        任何鬼蜮手段,在真正的光明正大之下,会无所遁形。

        徐白露同蒹葭仰望着一望无际的?#36947;?#22825;空,他们看到的,不是白云舒卷,而是阴云密?#36857;?#33977;葭更是心湖小龙宫颤动,圣?#35828;?#22825;威,早就深入了她的骨髓之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感受到了蒹葭的恐惧,徐白露紧紧握住了蒹葭的手,眸中尽是坚毅。

        老江湖鹿鸣鸿同华贵妇人裴苇,心如死灰,所有的?#34987;?#23613;数破产,就连如今最后的杀手锏,也在一个不知从?#26410;?#32780;来的少年郎不攻而破。

        姚经则是一如以往的静默,他经历的,也是大败,将龙泉王朝所押筹码,尽数输尽,但他却丝毫没?#34892;?#28784;意冷,本就是一探究竟,求不得,就不在奢求。

        这是终南书院的山长张载厚给他的最后一枚锦囊之中所写的,姚经性子本就洒脱,根本就不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贬谪少不了,但是只当是去书院学些道理而已。

        折柳巷中,张隋娘亲跟在九河君蒋图身后,不住谄媚地笑着,因为操劳而隐匿在愁苦之中的温柔与姿色陡然绽?#29275;?#19981;由得引人注目。

        九河君蒋?#35760;?#21387;下心中大炽的欲望,这日子还长,他自然会有机会让这个颇有风韵的女人乖乖?#28572;?#33258;己的兰芝庭,只是如今最为紧迫的,是如何脱身。

        张隋冷眼旁观,王元宝所说的话,一直回荡在他耳畔,一如神人?#25509;錚?#26790;中呢喃,挥之不去,杀了蔡绻之后,张隋却丝毫没有?#26434;諫比说目?#24807;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九河君蒋图所看中的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龙场镇中诸人各怀心?#36857;?#32780;除去外来者,龙场镇中的老人,三姓十家,更多的却是期待,龙场镇本就是壶中天,困在其中的,就是笼中雀。

        如今头顶有了一处破损,能看到与笼中和壶中不一样的风景,何人不会动些许心思。

        三姓祠堂的看门人范老成最为冷静,他清楚壶中天笼中雀的心?#36857;?#20063;知晓这赌局的关窍,所以冷静。

        酒过三巡,范老成却冷笑起来:“哼哼,?#32654;?#30340;,躲不掉,何必去自寻死路?三姓十家,惊才绝艳?出了这壶中天,做不了这笼中雀,只怕迟早就会成了旁人口中?#22330;!?br />
        山巅上的手段同鬼蜮伎俩,范老成很是清楚,当年押宝出龙场,他领略的,是无尽的杀戮同着不知从?#26410;?#32780;来,却足以取人性命的阴谋诡计。

        未经过杀戮与血腥洗礼的三姓十家,纵然有着春秋乱世之时练气?#33258;蹋?#20063;不过是纸上谈兵,安逸久了,自然想要作死,范老成可没有这个义务去陪着这些妄自尊大的?#19968;?#20204;去作死。

        “方?#21073;?#20320;这么做,当真值得吗?尽心尽力,养出的却是如此一般的忘恩负义之?#21073;?#32437;然是大机缘摆在眼前也不会去捡的废物,值得吗?”

        三姓十家所做的鬼蜮伎俩,范老成只怕?#20154;?#20204;还有清楚,拿起筷子吃饭,放下筷子骂娘,说得就是三姓十家那些个妄自尊大的废物。

        范老成不由?#27809;?#30097;起方两的所作所为。

        但他如今能做的,也就只有守好这个三姓祠堂,这是他的承诺,也是心中念想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陡然间起了风,春来未晚,但是倒春寒却是向来不收规矩,来时无踪迹,走时?#25605;?#20154;叹息。

        风中,倒是夹杂着些许的雨丝。

        方两站在风中,手中的压胜钱剩下的,还有两枚。

        “清明”与“芒种”。

        沧海重洋之上的变?#21097;?#33509;是再探察不出,方两就当真成了瞎子与聋子,天下最失意魏平生,拔剑阻圣人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故事,落在说书人口中,定然会给编排成大部头,足?#36234;?#19978;个三天三夜,保不齐还会给魏平生一个大败圣?#35828;拿?#22836;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念想?#31449;?#26159;念想,做不得真。

        煌煌天威接连而至,沧海重洋之上,?#25605;?#39759;平生一?#35828;?#21497;息。

        云雾散去,既然来了,那就没有必要水遮?#35879;?#24049;的行踪。

        儒家圣?#35828;目?#35803;?#21490;ァ?br />
        道家圣?#35828;?#36877;遥齐物。

        兵家圣?#35828;?#27494;运昌隆。

        皆代表着天道的煌煌天威,齐聚在这棠棣洞天崩溃之后唯一的养龙地上,这是千百年都未曾有过的。

        “方?#21073;?#20320;可知罪!”

        率先开口的是一?#40763;?#35878;君?#28216;?#28070;如玉的儒家圣人。

        若是当真排起长幼尊卑来,老秀才一脉,只怕比这如今的儒家圣人还要高出许多辈分来,儒家圣人如此做,却是要堵住与他同来二?#35828;?#22068;。

        自家事,自家绝。

        头戴芙蓉冠冕的少年只是淡淡看着站在学堂之中的方?#21073;?#24182;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而武夫装束的中年男人却是一副阴晴?#27426;?#30340;神态。

        方两淡然一笑:“我有何罪!”

        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,二者皆有罪,但结果却是截然相反,如今方两所做的,与二者别无二?#38534;?br />
        龙场的赌局,所为的,正是属于天道,属于圣?#35828;?#26435;柄。

        这是罪吗?

        ?#23454;勐至?#20570;,今年到我家。

        这市井之中最是粗糙的一句话,却是最好形容如今局势的话语。

        权柄握得久了,也该是时候交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这是老秀才同方两所说过的,永生与权柄结合,本就是一?#21482;?#24418;,圣人就是这扭曲之中的摆渡人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如今的摆渡人,却自顾自地做起了让人间仰望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方两的话在儒家圣人耳中,无匮于是惊雷乍起,但他却没有任何话可说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?#20445;?#19968;直沉默的头戴芙蓉冠冕的少年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顺其自然吧,你的罪,不可赦。”

        闻言,方两哈哈大笑起来,仿佛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可笑的笑话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,只怕你们没有这个机会!”

        两枚一直沉寂在方两手中的铜钱骤然激射而出。

        山脉水运,轰然?#20439;?/div>
    博彩网去澳门
  • 彩票走势图大全 下期快乐十分走势图 白小姐传密ab 体彩22选5重号分布图 大丰收娱乐城lm0 千禧网3d试机号金码关注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 360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江苏快3开奖结果走势 六合图库118图库 双色球牛彩网字谜图谜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江西时时彩投注点 舟山体彩飞鱼 2019年买马生肖数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