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关键人——鲁肃

    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        刘备这里其实是有匠坊的,但刘毅显然并不满意,在这方面,刘毅有很大的自主权,直接命人拆了重建,在这点上,也是刘备的一大优点。

        把事情交给人之后,不会再多问,更不会?#20248;?#25351;手画脚,如果换成别的君主,未必能在这种穷困?#23454;?#30340;时候,还愿意支持这种败家行为。

        不过一间带属性的工坊,至少也能获得一个工作效率的属性,能大幅度提升匠人们的生产效率,虽然建造工坊要消耗一些,但却是?#20204;?#26469;买时间、买质量,刘毅觉得是很有必要的,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在之后的两天里,刘备发现匠坊的匠人们出产的兵器铠甲不但兵器更加优良,而?#39029;?#20135;的速度也十分可观,若多给一些时间的话,让整个刘备军都装?#24178;?#31934;良的铠甲、兵器都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刘备带着诸葛亮、关羽、张飞巡视工坊,拿起一根长矛,掂量了片刻,刘备看向身旁的张飞笑道:“翼德觉得此矛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比之我军以往的兵器确实好了不少。”张飞给了个中肯的评价,他是用矛之人,虽然丈八蛇矛那种?#33267;?#19981;可能全军普及出来,但以张飞的眼光,还是能够看出这矛的不凡之处。

        虽?#24187;?#35797;过,但对于善用矛的高手来说,一入手,便能察觉到矛的好坏。

        “也是怪了!”张飞看了看那些匠人道:“这些人之前也在给我?#21364;?#36896;兵器,打造出来的兵器也没这般精良,却不知为何,如今却能打造出这等装备。”

        这些装备,别说配备士兵,便是给将领用,也不算差了。

        张飞说着,将一名面熟的将士拉来,?#36153;?#19968;瞪,喝?#23454;潰骸?#35828;,尔等往日是否不曾尽心?”

        “将军冤枉!”那匠人可没刘毅的底气,闻言噗嗵一声跪倒在地:“吾亦不知为何,自从匠作中郎将到此,发放了我等?#20204;?#20043;后,我等锻造之时,仿佛如有神助一般。”

        匠作中郎将是刘备给刘毅亲自设的官名,没什么实权,但品?#24230;?#19981;低,这跟诸葛亮的军师中郎将是一样的。

        “还说不是,他给你们钱财,你等便用心打,难不成是怪我等平日里不曾发放尔等钱财么?”张飞闻言大怒,一把将那匠人便拎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三将军,不是这般,我等也不知为何会如此啊!”那匠人哭丧着脸道。

        “翼德,休要莽撞。”关羽一把拉住张飞,喝道。

        刘备摸着胡须笑道:“这或许便是伯渊神奇之处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何神奇。”张飞冷哼一声道:“明日我便来这里,让那刘毅也给我发钱,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本事?”

        张飞?#19981;?#38136;造,当年关羽被擒,三兄弟失散之后,张飞纠集了一伙人夺人城池,招兵买马,便曾亲自打造过兵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?#20843;?#20320;吧。”刘备?#34892;?#26080;奈的摇了摇头,他也希望经过这件事,能如当初诸葛亮让关羽张飞服气一般,让张飞也对刘毅服气,随即想起什么,看了看左右道:?#38712;?#19981;见伯渊?”

        “回主公。”那匠人连忙躬身道:“中郎将这两日都在水寨那边研究造船之术。”

        ?#38712;?#33337;?”刘备?#34892;?#24847;外,随即笑道:“正好无事,我等便去看?#31383;傘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主公。”正要外出,却见一员小校进来,对着刘备拱手道:“公子刘琦求见。”

        “快请……还是备亲自去往迎接吧。”刘备连忙道,刘琦如今是江夏最大的势力,刘备也需仰仗,当即也顾不得再去管刘毅造船的事情了,便带着人去迎接刘琦。

        刘琦这次来,是为?#35828;?#24481;曹军之事,此前墨城虽胜了一阵,但刘琦的部将周贲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墨城一场刺杀之中,刘琦颇为怀疑是墨城之人干的,还是刘备亲自前往游说,加上刘琦对周贲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倚重,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,只是随着近日来曹军频频调动,刘琦?#34892;?#25285;心曹军虽是可能过来攻打,是以亲自前来找刘?#24178;?#35758;对策。

        曹军的压力,也是如今所有人的压力,听闻刘琦诉说,刘备扭头看向诸葛亮道:“先生可有计策退曹军?”

        诸葛亮想了想道:“如今曹军势大,仅凭我等难以力?#26657;?#19981;如往投东吴,以为应援,令南北两军相持,我等好从中渔利。”

        这番话,其实在之前已有计议,此刻说来,却是说给刘琦听的,孙氏与刘表之间有着?#22791;?#20043;仇,诸葛亮是希望刘琦能够以大局为重,放弃双方之间存在的矛盾,先合作,?#24895;?#26361;军,然后再说其他。

        刘备看了刘琦一眼,摇头道:“江东智谋之士极多,岂无远谋,我等去投,岂肯见容?”

        刘琦对这个也没太大意见,当然,要他去江东是不可能的,但如果双方要合作的话,却也未必不能,毕竟眼下曹军实在太强,如今看来,刘备也未必靠得住,前些时日传来消息,自?#21644;?#38477;的那兄弟都被曹军给害了,这也让他绝了投降曹操的心思,如今若能把江东拉来当?#21487;?#21364;也不错,当然这要看江东那边的意思了。

        诸葛?#33391;?#21016;琦不说话,也大概明白了刘琦的意思,微笑道:“今曹操以百万之众虎踞江汉,江东安能不使人来探听虚实?若得此人,亮愿以一帆前往江东,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南北两军相互屯兵,若南军胜,则共诛曹操以取荆州之地,若?#26412;?#32988;则趁势夺取江东以为基业。”

        刘备听得频频点头道:“先生此论甚高,却不知那江东之人?#38382;?#33021;到?”

        诸葛亮正要说话,突然有人来报:“主公,有江东使者鲁肃前来吊丧,船已傍岸。”

        诸葛亮闻言笑道:“大事定矣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先生此言何解?”刘琦好奇道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笑?#23454;潰骸?#20844;子,往日孙策亡时,襄阳可曾派人前往吊丧?”

        刘琦摇摇头道:“江东与我父有?#22791;?#20043;仇,昔日孙策亦曾数度来攻,安有此礼?”

    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如此一来,那鲁肃此来,吊丧为虚,探听虚实才是真。”

        此时刘毅拖着?#34892;?#30130;惫的身躯进来,这两天,他都在研究走舸艨艟的做法,发现自己进入一个思维误区,一直以来,自己觉得这个时代的船应该是平底船才对,但实际上无论走舸还是艨?#33606;?#33337;底都有一定的弧度,他又将之?#25226;?#31350;的龙骨配合艨?#23613;?#36208;舸的做法,这几日总算做出一条成品船,此时?#21019;耍?#23601;是为了跟刘?#24178;?#35758;多做几艘,加大投资,做几艘楼船出来,日后也能在水战中保持不败。

        只是一进门,却正看到刘备、诸葛亮和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华服青年在里面,连忙收起了随意的神态,对着刘备一礼道:“见过皇叔。”

        “伯渊来的正好,这位便是我景升兄长之子,公子刘琦。”刘备微笑着给双方引荐道:“公子,这便是那墨城之主,刘毅,如今添为我帐下匠作中郎将。”

        刘琦微微颔首:“叔父麾下当真人才济济。”

        刘毅也微笑见礼,刘琦不是太愿意搭理他,他也懒得热脸贴上去,在刘备的示意下,刘毅在?#25163;?#22352;下。

        刘备转头对诸葛亮道:“这江东来使既然为刺探军情,孔明准备如何?”

        诸葛亮轻摇羽扇,微笑道:“那鲁肃若问曹军动向,主公只推说不知,若其再三问时,主公只需?#21040;?#20182;问?#33391;?#21487;。”

        刘备点头,表示明白,命人将鲁肃请进来。

        刘毅也很好奇,这位可说是初期促成孙刘联?#35828;?#32769;好人究竟是?#25991;?#26679;,不一会儿,便见一名儒衫男子进来,对着刘备、刘琦微微一礼。

        双方简单寒暄几句之后,眼见已近午时,刘备将众人迎入后堂饮酒。

        又是一番客套,喝了两盏酒之后,鲁肃方才对着刘备笑道:“久闻皇叔之名惜无缘拜会,今日得见,心甚慰之,近日闻得皇叔与那曹军会战,想必知那曹军虚实,却不知那曹军兵力如何?”

        刘备摇头苦笑道:“不瞒先生,备兵微将寡,一闻猜猜兵至便走,实不知其虚实。”

        鲁肃自然不信,笑?#23454;潰骸?#21548;闻皇叔用诸葛孔明之谋,?#21280;?#28779;烧的曹军魂亡胆落,何言不知?”

        刘备摇头道:“此需问孔明,备实不知。”

        刘毅在一旁听得直咋舌,要不是刚才在这里,他差点儿就信了。

        刘备一指诸葛亮,微笑道:“此便是孔明。”

        鲁肃闻言,看向诸葛亮,微笑见礼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就是双方言语之间的试探交锋了,套关?#25285;?#25289;交情,然后陈明利害,其实现代人用的那一套感情?#30130;?#22312;古代那都是被人玩儿剩下的,文明虽然在进步,但很多东西都是千古不变的。

        刘毅这一次是真的学到了,?#27492;?#26041;那真诚的表情,让人觉得那可真是恨不得立刻拜把子了,但言语间无形的争锋却是寸步不让,仿佛能够看到一场无形的战争在这空气中厮杀一般,至于最终的结果吗,诸葛亮如愿以偿,至于鲁肃想要的是什么,刘毅不知道,但显然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让刘毅不得不佩服这古人言语间的智慧甚至很多地方更超过现代。

        。顶点
    博彩网去澳门
  • 澳门生肖时时彩软件手机版下载 白小姐救世民彩图2019 浙江体彩6+118140 查询湖北11选5的开奖结果 黑龙江省22选5开奖结果 湖南福彩中心领奖地址 快乐十分前三组黑龙江省走势 河北时时彩官网 巴甲 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种玩法 nba篮彩购买技巧 全国联网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扑克迷wsop 上海时时乐怎么更新